武汉重启时,不能忘了这些为这个城市拼过命的人


她本打算大年三十回家过年,但此前一天,武汉宣布了“封城”。

一辆日产轩逸缓缓停在了收费站进城口的岗亭边,收费站工作人员韦皓月摆手示意可直接通过。

这一刻,武汉和这个世界又联通了,很多人和这个世界也重新联通,流动开始了。

一位熟悉这份备忘录的消息人士向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(CNN)证实,纳瓦罗在1月底发布了一份内部备忘录,警告新冠病毒可能成为“全面的大流行病”,进而给美国造成巨大的人员和财产损失。据多家美媒透露,纳瓦罗先在1月29日的第一份备忘录中警告,新冠疫情最坏可能造成50万美国人死亡,财产损失6万亿美元;他于2月3日再次发布警告,称风险正在加剧,最多会有200万的美国人可能死于新冠肺炎。纳瓦罗不是唯一发出预警的白宫官员,在两份备忘录发布时,许多美国公共卫生专家都在表达担忧。

问及听到可以出城时的心情,他说“心情相当愉快、相当高兴,放下了顾虑、包袱。”

这是距武汉市中心30公里左右的京港澳高速“武汉西”收费站,也被称为武汉的西大门。

“武汉西”管理所里像韦皓月这样因为武汉封城而被滞留在外地的人,大概有三分之一。还有一部分人则被留在了武汉城内,其余的人就住在了管理所的宿舍。为了安全,他们彼此也都禁止流动。

出城这一晚,她被记者围采了将近2个小时。通道栅栏被挪开那一刻,一辆黑色奥迪车反而第一个冲出城。车里男乘客很激动,举起手臂狂喊“武汉加油”。

4月8日0点,湖北省交通厅厅长朱汉桥对着话筒宣布,“解封离汉高速通道,有序恢复对外交通”,在场工作人员挪开卡口栅栏,车辆鱼贯而出。

但她需要去医院照顾生病的家人,“全副武装,心里都是吊着。”口罩是老早就被提醒要戴,防护服则是从超市买了雨衣来替代。